Tuesday, 26 June 2007

大马华社漠视天安门六四事件让人失望



六四事件距今已有十八载,可惜的是, 北京当局直到今天为止,不止没有承认过错,反而还力图掩饰。每一年到这一些所谓的‘敏感时期’的时候,都会有很多报道指出北京当局禁锢特别人士等等。每一年的纪念六四运动,除了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活动以外,世界上其他有华人立足的地方更是几乎没有任何纪念活动,包括马来西亚在内。

中国政府到目前为止不止没有承认错误,更指责这是西方背后策划的事件。本地华团对北京六四事件也没有发表任何文告,或是举行任何纪念活动。笔者认为这是非常不应该的做法。北京到现在还没有醒觉的意识。例如,美国对北京所实施的武器禁运是针对北京政权在面对1989年天安门事件。 但是,在对内方面,北京不断的对国民解释说美国的武器禁运是冷战产物。 事实上,冷战和天安门事件并没有联系。

美国和欧盟对中国的武器禁运是因为北京当局出动坦克车来镇压民主运动。坦克车是战争武器的一种,用于保卫国家之用。 国际上的武器交易,一般上都有附带条件,这其中有一项就是所有武器仅仅为防御国家和自卫用途。但是如果为了保卫政权而出动战争武器来镇压群众,这一种做法, 不管在哪一个时代, 都不应该被允许。

在我国华人社会,不管是个人或是华社组织,都是对中国政府友善和有密切关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倾向于中国。 本着大家都是黄皮肤, 说中文,对于中国更是有一丝感情。 不管是以前离乡背井南下的中国人,或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都对中国有着一份莫名的感情。

不管在哪一个时代,每当中国需要帮助的时候, 大马华人,或是海外华人都会尽力去帮忙中国。

在抗日时期, 大马华人不止捐钱捐物资回中国,甚至还有年轻人返回中国去,帮助前线军人抗日。在90年代,每年中国发生大水灾,大马华社都会自己发动捐款活动帮助水灾难民。当时的灾难虽然在全世界各地都偶有发生,但是, 大马华人对中国水灾受难者的捐助却是独一无二的。
六四事件发生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华社每一年这段时间都没有发表文告?
笔者不要求大马华社也举办类似香港的大型聚会,但是,连纪念文告也没有发布,这是令人不能苟同的。很多人都认为华社是因为不想得罪北京当局而选择沉默,但是这种表现却也体现了本地华社为了自己的利益也选择对无辜的人命伤亡而选择沉默。

每年的抗日纪念日, 华社都有大大小小的活动,大型公祭抗战亡者或者仅仅发表文告等等。但是,为什么每年的六四纪念日,本地的华社都突然选择沉默?

难道在为抗日之间罹难的同胞争取抗诉和公平的时候,为了民主自由而罹难丧生的学生不值得同情?当北京当局要求日本就第二次世界大战而要求日本道歉的时候,为什么北京当局不为六四事件而道歉?

香港民建联主席兼议员马力的言论更是让人不能苟同。包括否认北京政权曾经屠城的言论,更赤裸裸的表现出,仍然有人为了维护这个政权和个人利益选择背叛自己的良心。

从历史上看来,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其不好的历史的一面。很多国家领袖选择纵容勇敢面对,例如英国对奴隶制度的道歉。美国虽然也曾经有歧视黑人的纪录, 但是也取消了歧视黑人政策,更为了表扬马丁路得的努力, 把每年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宣布为马丁路得纪念日。

当我们经常都在宣扬中华文化和儒学的时候,我们可曾想过,道歉和宽阔心怀也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 当我们到处宣扬优良的中华文化的时刻,自己却不能实践当中的宽阔心怀,勇敢面对过错,试问这是不是很讽刺?
-----------------------------------------------------------------------------------------------
本文针对余福棋《巨龙展翅,勿忘六四》电邮东方日报做读者回应, 没有获刊。

2 comments:

Kaitechz said...

前辈同志,我在cari政经看过你,也是唯一一次在国内版,因为你在我开的帖留言,而且也让我印象深刻。哈哈,就是那个抵制北京奥运的咯。你好像与我站在同一阵线,所以对你有好感。

我认为,大马华社,只有那些在中国大陆有利益关系,或者在大陆做生意的“大人物”,才漠视六四事件。平民百姓都没有忘记的,所以你不是孤立的,马大的新青年协会和一些专栏作家都有写文章纪念六四。

看看以下的部落格连接,是我的学长的,还有其他的学长学姐,都有发表六四纪念文章。(当然也有你的。)
http://erhc79.blogspot.com/2007/06/blog-post_05.html
http://erhc79.blogspot.com/2007/06/1989_03.html

很高兴认识你。如果六四到后年,也就是二十周年,都还没有平反的话,我看我们应该办个马来西亚华人六四纪念集会,向中共反映海外华人的声音。

这是我的部落格:http://kaillery.blogspot.com/

欢迎参观

pfg1group said...

我和福棋也是认识的啊!
我回国的时候再两次雪华堂活动后都有见面喝茶。他还介绍了很多重量级人物给我认识。最有印象的就是他说:'见面后以后骂贴要留三分面,哈哈。'

关于六四事件,我觉得只是文章还不够的。至少应该还有一些实际的纪念活动。或许,我们不需要到中国驻大马大使馆外进行活动,但是,我们至少应该可以在雪华堂或是其他民间活动地点进行纪念活动。

其实这篇文章我有邮寄到东方日报做读者回应, 可是应该没有刊登出来。